2017年12月07日 星期四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由煤炭到蓝宝石 老矿区“蝶变”高科技园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 牛雪芳 李岩 弋永杰

1.jpg

●山东新升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2.jpg

●矸石热电厂现成为新升实业公司“主力”

3.jpg

●上世纪的埠村煤矿三号井

  12月2日,中国新闻摄影界一批顶尖级摄影家,来到山东能源淄矿集团新升实业公司采访报道。

  吸引他们的是,这里矗立着现代化的工业厂房,笔直干净的道路两旁种满了玉兰和樱花,不时有鸟儿嘻闹着从头顶飞过。这里就是刚刚被批准的新升公司光电科技园的一角。谁曾想到,不久前这里还是一座刚刚被废弃的煤矿矿井。

  科技园的前世

  这座刚刚被废弃的煤矿矿井就是原埠村煤矿(新升实业前身)三号井。坐落于济南市章丘区埠村街道境内。

  埠村煤矿始建于1958年,核定生产能力120万吨/年。鼎盛时期下辖3对矿井,从业人员达到8600多人。特别是“九五”时期,作为淄矿集团第一大矿,为整个集团扭亏脱困作出了突出贡献。

  2004年以来,矿井储量减少,企业连年亏损,年亏损额一度达到1.17亿元,埠村煤矿陷入了步履维艰的境地。淄矿集团及时提出了“突破埠村”的总体转型自救目标,支持埠村煤矿探索企业转型之路。

  这一时期,埠村煤矿先后成立了10多家非煤企业,但由于观念转变不彻底、转型思路不清晰、资源依赖行为突出等因素,干部职工危机意识不强,工作推进动力不足。这些企业,有的被市场淘汰出局,有的生存下来发展也比较缓慢、效益不佳,埠村煤矿整体经营状况没有得到有效改观。

  煤炭市场形势盛极转衰后,依靠煤的日子难以为继,转型压力陡然增大。埠村煤矿痛下决心,实施煤炭“收缩战略”,大力发展转型接替产业,加快由“依托煤”向“摆脱煤”转变,实现了煤炭损失非煤补,企业活力逐步增强,转型效果初步显现。

  2014年以来,煤炭行业形势愈加严峻,成本倒挂更加突出,埠村煤矿果断决定关井闭坑,倒逼加快转型发展步伐,于2014年7月主动关闭了三号井。

  科技园的今生

  三号井关停之后,有近50亩土地被闲置。而此时,淄矿集团非煤产业部调研的工业蓝宝石项目也已经跟进多年。

  据了解,工业蓝宝石,是高纯氧化铝的固体形态,是国家鼓励发展的新材料产业,因为硬度高,透光性好、耐高温等优点被应用于LED、军工、光学仪器、医疗健康、消费电子及耐磨部件等领域。

  该项目当时在国内还处于产业培植成长期,山东省尚属空白,国内需求仍以进口为主。项目产业链条长、科技含量高,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三号井关停后闲置的大量土地,总装机容量为49兆瓦的自备电厂与之相隔仅0.5公里,再加上原有的给水、排水等资源优势,正是工业蓝宝石项目的黄金落脚点。

  为了支持埠村煤矿的转型发展,淄矿集团公司任命非煤产业部部长李树新到埠村煤矿作了转型发展的带头人。“我那时在非煤部对项目做了许多的研究,也非常有信心。”新升公司董事长李树新说。

  一期投资1.79亿元的工业蓝宝石项目于2016年5月在三号井井址破土动工。

  “三号井片属于金融服务商贸区,工业蓝宝石项目在此落地,是全市唯一一家获得批准的项目。章丘市对我们的支持可见一斑。”李树新说。

  作为一个扎根章丘区近60年的企业,已经在发展上深深融入了地方经济。多年来,新升实业与地方政府建立了常态化沟通机制,主动对接地方发展规划,积极争取各项政策支持。当地政府把埠村煤矿转型纳入区域发展规划统筹协调,主动进行扶持和服务,在产业布局、产业对接等方面纳入地方规划,给予了大力支持。2015年底,地方政府与淄矿集团达成了《埠村煤矿转型升级战略合作协议》,将蓝宝石项目列为章丘市政府2016年度重点投资建设项目。

  为了保证项目成功率,规避风险,新升实业在新上蓝宝石项目上,试行了“业主跟投机制”,按照“谁调研、谁建设、谁经营、谁担责”的原则,任命一直调研、跟踪该项目的集团公司非煤产业部项目开发科科长宋旭波担任项目负责人。2016年6月份,以蓝宝石生产为主的新升光电科技公司成立之后,宋旭波又成为该公司的总经理。

  在光电公司长晶车间,笔者看到车间内一尘不染。刚刚出炉的晶体纯净透明无杂质,靠近能感到很强的热力,闻不到丝毫的气味。“工业蓝宝石生产是纯物理过程,就是把粉末状的高纯氧化铝变成固体,不会产生废气、废水等污染物,这也是章丘区批准项目建在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光电公司副总经理齐绍周说。

  看着回巡视设备的技术人员,笔者问:“你们的技术人员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都是煤矿转岗来的职工。”齐绍周说。宋旭波以前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材料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由他带头责任,对原有的煤矿工人经过半年多的专业培训和实践,实现了从挖煤到做蓝宝石的华丽变身。不仅如此,他们还获得山东能源集团特批,高薪外聘了两名技术总监,把人才引进来、留得住。

  据了解,该项目分三期建设,一期是100台晶体炉,现已试运行50台,晶体合格率达到了75%;后50台晶体炉正在陆续安装调试中。到2019年底完成二期200台,到2020年完成三期300台,总体600台的规模,年产晶体1000吨。

  科技园的未来

  在长晶车间外,一块“新升光电科技园”的牌板描绘出光电公司未来的发展蓝图。

  原埠村煤矿最后一对井口关停,原来配套的运洗厂等单位所在地也变成了闲置的资源,与光电公司仅一墙之隔。

  “我们有装机容量为49MW的自备电厂,为蓝宝石生产提供电能,晶体炉正常运行所产生的热能经提质后输送到电厂,加热其锅炉用水,又为电厂节省了燃煤,循环经济实现资源永续利用。”新升实业公司董事长李树新说。

  他们把区位优势、资源优势以及蓝宝石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拉长比作是一个“大盘子”。原材料、晶体生产、后期加工都放到了这个“大盘子”里。一项新升光电科技园的规划呈报到章丘区政府。

  2017年7月份,章丘区正式批准了新升光电科技园的规划和实施。按照规划,光电科技园建成3个产业集群。该公司描准上游产业链,通过引进和合作,实现原材料高纯氧化铝自己产、晶体生产炉自己制造。“一整套流程都在一个大盘子里运作,规模化生产指日可待。”宋旭波说。目前,他们已经和意向厂家进入洽谈协商阶段。

  “我们卖这样一个晶体大约是4万块钱。”宋旭波指着45公斤的晶体说,如果将他们掏成棒,再加工成片,2毫米的薄片市价是18元左右,价格差显而易见。

  为此,他们建设第二个集群——晶体加工产业集群。据了解,这个集群的优势是将现有的晶体加工继续向下游延深,从而建成研、磨、抛生产线,进一步提高产品附加值。

  在晶体加工车间,笔者看到,一个完整的晶体被标注成或圆或方的几块。据操作人员王刚说,他们就是按照这个标注从晶体内掏出圆形或方形的晶棒,再进行下一步的切割。目前,切割机和研磨机已进入进货、安装调试阶段。不久,他们就能把晶片做得像玻璃一样透明。

  工业蓝宝石最广泛的应用就是LED半导体照明系统,这也是科技园的第三个集群:光电应用产业集群。

  “我们有前两个产业集群提供稳续供应衬底类产品,再通过与国内外知名厂家合作,利用他们的技术、市场等资源快速壮大LED产业规模,实现与合作者的互惠共赢。”宋旭波说。他们前期接洽的一个意向合作厂商,最近要来公司进行实地察看。

  采访结束,笔者抬眼远眺,往日高高的煤矿井架,已然没了踪迹。悉日大货车拉着成吨的煤炭出去,一吨最贵也不过千元。而现在,一个小小的晶锭竟能卖到几万元,这个曾经衰落的老矿区华变成科技园,迸发出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