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5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2018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隆重开幕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1月6日,“2018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CCEF)年会”在上海外滩W酒店隆重开幕,会期两天。本次论坛年会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办,并得到了上海市虹口区金融服务局的特别支持。论坛以:“新时代、新战略、新征程”三个方向解析十九大对金融经济的深远影响,集结30余位顶级投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探讨全球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特朗普新政冲击的全球效应,中国经济的灰犀牛与化解路径等话题。

2.jpg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国务院参事夏斌

  本次论坛年会由凤凰卫视金石财经主持人曾瀞漪主持。上海市虹口区委副书记、区长赵永峰,上海市金融党委书记、金融办主任郑杨分别为大会致开幕词。

  随后,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国务院参事夏斌作了题为《2018年中国经济形势与市场分析方法》的演讲。夏斌表示,2018年我国仍然处在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期,经济调整转型的逻辑没变,可能会有些新的提法,但本质特征没有变。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容可概括为:“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五个词。只有增长稳定了,各经济主体收入都提高了,惠民生才有了雄厚的物质基础。面对已经扭曲的经济结构,要想稳增长,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必须优化结构,只是前进。而在三大攻坚战中,中央提出最大攻坚战是金融领域风险问题,可见此问题的重要性、紧迫性。所以能否真正理解“稳中求进”,“防控风险”,这两个词的动态过程,是分析预期2018年经济形势的关键。

  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作了题为《资管新规与人民币汇率趋势》的演讲。盛松成称,目前,我国的资产管理规模剔除交叉因素有60万亿,规模很大。未来资管计划一个非常重要的一面就是打破刚性兑付,它只有收益没有风险,扭曲了整个市场风险和收益匹配,这一点对银行转型,对资本市场发展,对金融管理思维模式都会产生很大影响。此外,盛松成表示,不主张甚至是反对目前我国加息,我国的加息不是加政策利率而是存贷款基准利率,一加就等于为金融体系,金融机构转嫁成本,实际上真正对金融市场和汇率有影响的是金融市场利率。我们需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大升大跌都不利。人民币汇率升值就会使得我们错失当前经济复苏红利,如果大量升值国外人高兴,特朗普也高兴。未来一段时间他认为,随着短期因素消退,人民币汇率会回调,相信在6.5以上,不会大幅度波动,仍然保持基本稳定。

  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经济学博士、前澳大利亚驻中华人们共和国大使Geoff Raby在《2018 Gepolitical Outlook-Risks for china》的演讲中提到:美国政治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这个主要是由特朗普上台引起的;现在美国总统政治上风格,他很喜欢去推特,他对于很多事情都会做出很敏捷评论和反应,这代表美国政治有很多不确定性。中东问题现在也是得到人们很大关注,特别是伊朗和沙特方面,这些战争会给世界经济带来一些风险。欧洲有很多问题包括英国脱欧,接下来德国和意大利选举,所以这些都对欧洲的一些秩序有一些影响。委内瑞拉经济有所复苏,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也有所恢复,但是还是有很多影响。中国进入2018年是积极向上一年,对于朝鲜风险依然存在,交易贸易战争也有一定风险,与日本、印度、中国南海这方面都有紧张局势,但是这些都是应该可以控制的。2018年会是一个挑战性一年,但是中国依然会不断上行,我们依然会在此继续前行。其预测,12个月以后,全球的收益将上涨4%。

  《牛津中国经济指南》撰稿人之一、前纽约梅隆银行总经理兼亚太地区投资策略师Simon Cox,作了题为《Emerging Markets and lmpications for china》的演讲。对新兴市场而言,他认为保护主义政策已经在新兴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比如福特,原来计划在墨西哥建立新的汽车制造厂,但是特朗普选举以后,他们宣布放弃这个厂的建造。其次,他给我们看到很多新兴国家中央银行,它们总是受到国际趋势影响,总是害怕跟美联储货币政策脱离太远,其实我们新兴银行可以不要跟着美联储举动来定货币政策。中国目前面临两种问题,第一是中国有很多产能过剩产业,所以中国需要改变他们生产的模式,需要增长放缓;另一点就是中国信贷。中国信贷占GDP比例现在还是很吓人,但很多投资利用不合理,很多资本都流入现有资产,而不是产生新的资产。总的来说,他对新兴市场还是非常乐观,因为新兴市场现在已经对美联储的反应没有那么强烈,而且特朗普选举也造成了内部很多影响。中国的发展只要去杠杆,然后更多的维持这个增速,应该就可以有很好的发展。

  下午的时间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理事,美银美林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首先作了题为《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是灰犀牛还是及时雨》的演讲。她表示,2017年以一个完美高增长、低通胀结束的尾声, 2018年应该不会太差。2017年全球GDP为3.7%,今年预测3.8%。今年通胀全球范围都有所提高,中国2017年CPI不到2,今年应该维持2.5以下。政策方面,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非常规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走到头,今年要出现的是货币政策正常化。现在市场上有一些人认为有一定程度的降准,这个环境下央行也许是想宽松。但其认为货币政策进一步紧缩在未来可能在所难免,现在去杠杆大环境当中很难看到放松希望。2018年全球宏观经济变化当中最重要未必是增长,让人紧张也不一定是通胀,最值得关注是整个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紧缩过程。脚步走多快,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是今年留下来最大问号。

  随后是圆桌论坛环节,共两场。第一场圆桌论坛,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巴黎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的主持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花旗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廖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理事,美银美林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瑞穗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就议题《全球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第二场圆桌论坛,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德勤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的主持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经济学博士、前澳大利亚驻中华人们共和国大使Geoff Raby,《牛津中国经济指南》撰稿人之一、前纽约梅隆银行总经理兼亚太地区投资策略师Simon Cox,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摩根士坦利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就议题《全特朗普新政冲击的全球效应》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宗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