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5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五位经济学家谈全球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陈兴动(巴黎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全球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这个题目相信在座的都是长期关注的问题,也是今年大家最想得到的答案。题目这样提出来就说明了两个含义,一是意味着复苏的增长,现在大家对这个没有概念了,全球的复苏去年讲得很好。去年无论多么悲观的人,到去年年底,特别是三四季度以后,肯定可以说经济增长是非常好的,特别是中国经济超出预期,超出目标增长,增长非常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比较完整的检验世界上180个国家,75%国家表现经济增长加速,这是非常好。而且非常有意思无论是发展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是增长,70%国家经济增长超出潜在增长率,这是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中国官方对世界经济看法,过去讲复苏动力很脆弱,不稳定不确定观念,这个现在不提了。但是对世界看出来,既然题目是这样提的,就说明今年2018年有一些人开始怀疑,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倾向于悲观派,太多怀疑论证在这里,2018年情况怎么样,刚才乔虹把她的观点分享了。其实2018年对全球的看法应该说不是一样的,而且观点还是相当不一样的,不仅仅是对趋势的浮动差别,还是有一个方向性差别。我这一段时间是作为市场经济学家很关注大家的观点,我观察起来有三个观点。第一,世界经济告别危机,始入复苏轨道。2008年、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这么多年,现在提出来进入复苏轨道。第二,世界经济的繁荣将继续大踏步前进。第三,我们需要知道一下不一样了,这个全世界复苏与各个国家不一样,他们复苏路上处于这个周期里面不同阶段。

  刘利刚(花旗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总的来说,大家对2018年是稍微乐观一些,全球经济是一个继续复苏,已经进入了第九第十年经济复苏的过程。美国经济从历史周期来看大概有一个8—10年周期过程,既然我们已经有这么长的逐渐复苏过程,经济的动力在什么地方,我们要看下一步是不是劳动生产力有一个大幅度上升。但是这个数据里面,其实很多经济学家是非常悲观的。如果看美国劳动生产力前十年是1%左右,与金融危机相比劳动生产力是2.5%左右,可以看到这一段时间虽然经济在成长,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新的科技突破使劳动生产力有一个上升。用一个最基本的这种增长模型来计算的话,在美国没有一个科技突破的情况下,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不会在特朗普所说3—4%增长速度。另外,这次经济复苏周期之所以成熟,另外一些表现,如果看美国经济消费对GDP贡献,是主要一个推手。美国家庭负债率已经超过了危机前的水平,在今后如果说企业不投资的话,我觉得消费继续涨幅增长也是很难出现。虽然美国失业率很低,但是美国劳工公司的增长非常的疲弱,这是为什么这次大的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学家用的最好用的工具就是飞利浦曲线,现在在这个环境当中已经失效了。为什么劳工工资在西方世界不增长,这里面有很多中长期结构问题,我所看到一些文章是说在前一阶段资本的力量太大,而工会力量在逐渐的减少。劳工他的与资本家谈判,要求增长工资能力是越来越衰弱,全球化是这样的一个趋势。第二个问题特朗普减税是不是今后会给美国公司投资创造新气象,这里其实我也不是特别乐观,特别是从花旗我们自己的预测,2018年是2.8%左右比税改之前稍微提了0.1%,原因是你如果讲美国企业要投资的话,它早在金融危机之后就应该做这个事情。原因也很简单,就是美联储已经把美国的利息降低到0左右,美国的这种利息水平在多少年来是最低的一次,企业为什么不去投资,不去投资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就是在美国很多行业,它也面临一些产能过剩行业,制造业方面已经输出了,服务行业也不需要很大投资。这样一种情况下,特朗普减税政策对美国经济影响不是很大。这次减税对中产阶级影响,你要是美国中间收入人群,这次减税只能销售900—1000美元降税,这个900—1000在这种情况下对中产阶级杯水车薪。对于富人来说减税幅度比较大,但是富人已经消费很多,不需要减税增加消费。这种状况对美国投资没有太大影响。

  最后一点,2018年有很多不确定地缘政治风险我们应该更加注意一些,这是在朝鲜还有在中东这样一些地方。中美之间我觉得这种贸易争端风险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大。虽然特朗普访华我们给了一个大礼包,但是他回去做了一些事情,我们要意识到2018年贸易争端会加剧。他以政府手段对中国企业因为反倾销,这个政策从1986年来没有采用过,还有3611法案调查结果,这个引起美国对中国产权保护,特别是对中国将来工业政策影响是非常大。一个很大风险是中美在WTO争端。我们知道2001年中国进入WTO,WTO成员国签了一个协议是2015年后要承认中国作为一个一般WTO的成员国,不要把中国看成非市场经济.这一点上10月份美国的商务部有一个205页长篇文章说中国不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如果说中国在WTO争端机制上面有一个争端点,美国遵守WTO争端协议的话美国人不同意,他是不是会退出WTO,我觉得这是影响今年全球贸易的一个很不确定的因素。从这样的状况来看,我觉得大家在资产配置方面,我觉得还是要小心一些,如果大家都认为2018年经济是非常好的,其实非常好的经济会带来更加货币政策紧缩,紧缩后果对资产市场是不好的事情。利息上升,流动性缩紧,资产市场会受到打压。如果大家不太认为2018年是经济增速非常强的一年,其实也就是一个和2017面没有太大区别,不会加息太强,中国金融整治也不会把利息抬得太高,也许这种情况下,市场可能会持续2017年的繁荣。

  廖群(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2017年复苏有两个特点,一个是看数字,真正复苏是下半年开始,一季度很差,二季度开始了,真正强是三季度,四季度比较强,欧洲也是这个情况。咱们国家不是这样,咱们上半年6.9,下半年低一点,全球来讲是从下半年开始,这个对于理解2018年也是有好处,这是我们一个势能的持续。第二点,从国家驱动来讲,除了中国以外,咱们是主要驱动因素之一。全球来讲还是发达国家带动,因为发展中国家,咱们国家是比前年强一点,印度掉下来了,还是靠美国、欧洲、日本这都不错,这是去年情况。今年是这样的,全球经济能否持续,我觉得短期内还是可以持续,这是我同意乔虹观点。2018年还是一个持续去年同步的复苏。原因我主要是几点:1、周期动能持续。下半年开始本身有一个持续时间。2、虽然货币正常化,从动态来讲是紧缩,但是实际上还是宽松的,整体是宽松的,以前宽松影响依然在。而且不管美国还是欧洲,如果说经济增长下来,正常化就停止了,正常化就退后了。我们是否加息是看数据,数据好就加不好就不加。所以/2018年假设动能持续不了,那就不加。2016年、2015年它说加四次最后只加一次。欧洲QE还在持续,只不过减少了一半,它还是在放货币,所以它没有说什么时候停止。最重要是看数据。日本量化宽松始作俑者它都没有提到正常化问题,它好不容易到1.5左右增长,它很珍惜这个。所以总体来说货币宽松环境还存在。这个还是要看数据,数据不好就走得慢一点。3、美国减税效应。我同意刘利刚想法,这个不能指望太大,但是短期来讲多少有一点效果。现在已经开始了,多多少少会有效果。这三个因素我想2018年比2017年好一点,全球经济复苏步伐会加快,但是不会太快,我想也就是0.1—0.2个百分点。这是2018年一个情况。讲持续性,我更担心稍微长远一点,2018年怎么样,是不是还一直往上走,是不是回到以前状态,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前一段时间,讲了偏平庸,或者是悲观一点,长期停滞不太可能,但是新平庸是有可能,也是一个新常态,新常态一个特点就是增长速度下一个台阶,当然正面理解是经济结构优化。我们国家全球经济到过4.5以上,以后4就比较困难了,3.5可能是新常态。所以的话原因是什么,发达国家缺乏增长动力。我前不久去日本福冈待了一个礼拜没有看见一个新房子。福冈房子已经不错了,是比较舒适的类型,但是没有新房子,也没有30层以上的,都是矮小的;就是20层算高的。去欧洲和美国也可以看到,没有投资的需求。所以说刘利刚讲到你减税又怎么样,你减税我是不是一定要投资,如果没有好的项目,如果没有实体经济我也不会投资。现在实体企业不缺钱,所以世界经济实际上发达国家老了,发展中国家咱们国家也是少年气盛到青年成熟,这个增长动力是不可避免下行。所以我对于长期的是不是能够持续,看你怎么定义持续,我还是没有这么乐观。

  沈建光(瑞穗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2017年全球都认为中国经济会有很大危机,做空人民币是最流行的海外对冲基金。国内也在讨论的一个策略,是保汇率还是什么。2017年年底我们讨论人民币该升值多少,今天早上也在讨论是贬值还是升值。2017年很多人非常悲观,但是结果是很好。现在2018年来看大部分人乐观,但是我是觉得比较谨慎一点。中国还是非常明显,是采取了很多措施,所以现在一个问题是杠杆率,房地产泡沫,这个怎么解决。美国特朗普现象也是很有意思,上台一年多一点什么没有干成基本上减税完成了.减税完成了本来应该庆祝,结果出了一本书,现在搞得灰头土脸。所以美国情况也是很微妙。2017年我感觉到最大亮点,我认为2018年会继续复苏。这个复苏持续了三年。我觉得全球复苏是从2015年开始。2017年最大亮点是欧元区全面复苏,这个没有受到脱欧影响,对国内投资者来说国内太看好美元。2017年最大亮点欧元对美元升值15%,大家预测人民币贬值,美元上升,实际上最大2017年亮点是欧洲经济全面复苏,以及欧元大幅度升值。这是2017年我最大的观点,这个看起来还是实现了。

  展望2018年我还是认为继续看好欧洲经济。欧洲经济复苏也是可能会超预期,这个强劲复苏我觉得会持续。日本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经济也在明显复苏,这方面的上升我觉得非常明显。但是对最大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美国增速会上升,但是美国很多政治风险我是非常担心,特别是美国中期选举;议会如果共和党失去了参议院和众议院一席,之后他很多政策没有办法实现。我同意刘利刚讲的,减税对美国中产阶级得利很少;对中高这一层,高于中产阶级低于富豪这一层,他们税收负担是加重的。我这次从美国回来去了波士顿、旧金山、纽约——民主党这些比较富裕的州,他们有很多减免额度下降,以及房地产买房子按揭贷款下降,会有一个小折扣额。对这些地区税收负担是加重的。这个减税对个人是非常有政治立场。所以我觉得美国最大问题是民主党、共和党越来越矛盾且无法调和。这次减税也是从来没有过,全部按照党派划分,民主党没有一个支持,共和党全部支持。如果中期选举美国出现政治上一个一党、一院变成民主党天下,美国以后政治僵局会更加明显。这是我2018年继续看好欧元,我觉得美元弱势会持续。欧洲经历了脱欧考验,经历了欧债危机考验,德国经济超过2%增长,这对德国来说是很高增长。欧洲复苏周期慢于美国,美国处于复苏高点了,美联储加息可能2018年是增长高点,但是欧洲还有两三年周期的复苏路径可以走。所以我是感觉到欧洲经济复苏可能会更加坚实。中国我是感觉到,刚才也很明显,也就是我们的增速是往下走,我们一二季度高,到了第三四季度在放缓。今年2018年中国最大三个政策重点一个是去杠杆,防风险,环保还有扶贫,这都是在转型,往增长质量上转。这个增长质量转变,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使以前增长会慢下来,特别是环保。所以我觉得这是对中国增速。当然国际贸易,美国这样的中美贸易战,会不会重新点燃这也是风险。还有一个风险是通胀,这是一个灰犀牛事件,如果通胀一旦起来,全球央行肯定是加速紧缩。这个对经济有很大影响,但是现在通胀没有发生。大家觉得这个好像不是问题,但是实际上我们看到,全球资源包括中国供给侧改革,都会使这个市场慢慢成为一个风险,所以这是我想跟大家有一些观点上没有提到的。

  乔虹(美银美林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现在看来市场仍然处于一种还不相信的状态,就是想说看看你做多少,我们看看你做多少我们才给你这么多。2018年我们的观点认为今年是,美元走势是会向上,同时美国国债收益率也会上扬。

  这个观点未必在未来几个星期之内实现,但是主要想法是以下几个因素推动:第一,由于财政刺激造成美国经济宏观继续走强,这是对美元最终支持。第二,税改法案当中有对于美国公司汇回利润调整,这个政策调整会激发比较多的美国公司会将它们的利润汇回。汇回之中有一个假设,其中的汇回可能还是需要换美元。有人预测150亿美元。会不会是人家这个钱本身是美元,本身是美元就不需要换新的;如果是当地货币需要重新换美元再拿回来,这对美元是提供更多支持。第三,今年有一些货币政策变化。刚才讲到如果不出意外情况下美联储3—4次加息还有缩表行为。市场上觉得说不定有三长两短就不加了。如果缩表实际上对于美国国债市场一边减税肯定就要多发国债,国债需求就上升,你缩表国债供给增加需求又下降,所以国债收益率上升也是在所难免,对美元也是有一定支持。

  在这几个方面我们认为是对于美元是有支持,但是现在为止还没有实现。提醒大家年初的这种普遍观点,一致性观点往往是错的。去年年初认为人民币一定会跌,美元一定涨,这个不一定对,今年预测美元一定会跌,人民币一定会涨,这个也不一定。

  (宗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