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14日 星期三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潮头拾贝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惊蛰之蛇
■ (重庆)刘又青
 
二月万物正酝酿着一场哗变
雷声还在路上,暖风轻吹
你相信一些事物已经消逝
而另一些生灵悄然萌动即将醒来
一条苏醒的蛇,正以蜿蜒之势
在早春的天空下靠近一只田鼠
当你走过郊外的那片竹林
臆想中的惊恐,来自传说
经过田间旁那道狭长浓密的草丛
湿漉漉的草根匍匐在那里
恍若蛇的躯体懒散地伸瘫在角落

害怕它的毒牙刺入肌肤……
而另一条蛇
正穿越千年时光
继续蛊惑着夏娃和亚当
杏花村的人,捉来三寸毒蛇
取胆,去骨,浸泡酒中

春韵(外一首)
■ (江苏)赵成武

阳光
抚摸过日子的裙角
土里钻出
小草绿盈盈的微笑

春风吻过
那些急不可耐的心情
温度升起
堤柳日渐丰满的枝条

春天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当爱情的种子植入沃土
感动和升华会生长于每一粒细胞

不要介意
花的盛开总是姗姗来迟
原来一切的激情与感动
缘于季节的骚动

当那些美不胜收的花朵在一夜之间绽放
请准备好你的喜悦
给爱以深情的长吻

三月春雨
 
潜在夜色里
悄然而至
轻柔的脚步
湿了
这人间春梦

我看见幽暗里
你光亮的身影
羞涩且满含柔情
让绵绵的爱
浸泽世界

缠绵的风醉了
寒彻的梦醒了
它,唤来了
一片春色
 
立春(外一首)
■ (山东)闫殿才

冬末之时,我正在列车上

沿途风轻柳枝黄
我看到一缕光,挂在残存的荻花上
冰凌已不倔强,风在窃窃私语
一头猪,拼命拱着泥土
它知道,春埋在那里
我不知道,它若拱出一只蚂蚁
能否吓一跳自己

邻座的老大爷,握着大娘的手
轻轻地挠
一个小娃娃跑过来,老大娘的笑
便漾在他的瞳孔里

今夜有梦
列车飞快地驶进春天里

烟花

烟花灿烂。我知道,看烟花的人
一定很寂寞

总是在最高处夺目,本就不胜寒

目光伸到焰火之上,往下看的是上帝
他或许跟我一样,也在等
 
真正快乐的是孩子,升腾后
脸跟烟花一样圣洁,烂漫

孩子们看得近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往下看

荒岛求生
■ (上海)邵彦山

我在观察鱼鹰的俯冲
海花盛开的沙滩,只留下苦涩的灰烬
清亮的月光下,我在清点斑驳的树影
万里白光,眼晴成了风的孤伞

总不明白,自己为何还可以坚持
坚持对岸无船,无风,无酒
暗然伤神的怀念,是从骨头里出发的落叶

我始终不敢冒昧,又执意想问问朝阳
与别人看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