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嘀嗒安全事故 厘清责任别甩锅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 邓海建

  1月29日,就“广州乘客搭乘嘀嗒顺风车被车主砍折手指”一事,嘀嗒出行发布说明称,严厉谴责涉事车主暴力行为,对乘客不幸遭遇深表关切,将妥善处理好后续事宜。声明中还称,涉事车主经过平台审核认证,接单前经过人脸识别,嘀嗒已永久封禁该司机账号。(1月30日中国新闻网)

  在顺风车上线“君问归期未有期”的今天,坦白说,嘀嗒出事儿真是个“作死”的节奏。可是故事既然铺陈开来了,就不可能直接盖上“剧终”的印戳。本着“骂骂更健康”的原则,新一轮各怀鬼胎的舆论肯定会轮番登场,最核心的、最汹涌的,大概就是春运期间呼吁顺风车早日上线的民意,似乎被这一波“安全至上”的舆情强势围剿着。

  这世间的事情永远是辩证而立的:有人坚持“我宁愿被性侵也不要顺风车下线”的疯狂,有人看到顺风车在路上就像看到洪水猛兽一样吓坏小心脏——真相果然如此吗?真相就是在传统出租车的犀利反扑中,顺风车被标签化“封印”在决策的结界里。

  回到嘀嗒事件中来,有两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第一,在滴滴顺风车一轮轮整改到骨头里的时候,嘀嗒对于前车之鉴的处理思路仍停留在“拉黑”的阶段?这个现实很穿越,更不“科学”。第二,顺风车安全整治是个全国性的命题,理论上说,应该“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滴滴顺风车被无限期下线,而嘀嗒或者哈罗等其他顺风车平台似乎在没有特别“安全神技”护体的前提下,可以逍遥而任性地接单呢?莫非它们在法外之地,又或者顺风车整治只是盯住“树大招风”的而已?

  真正的问题其实并不在于滴滴还是嘀嗒谁来做顺风车,也不在于顺风车市场个案化的问题和症结。最核心的追问就两个:顺风车该不该上路?顺风车能不能管好?回答这两个问题也不难,摆事实好过讲道理。2019年的春运,呼吁顺风车重出江湖的声音如雷贯耳,至于媒体上《滴滴顺风车缺席春运 各种拼车群又火了》的讯息铺天盖地。挑刺与质疑之后——审慎回归,大概只剩挑个黄道吉日了。刚刚在广州召开的“顺风车价值探讨暨未来发展”研讨会上,有个共识较为清晰,“顺风车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按传统的事物来管理肯定不合适。具体到责任边界,司机、乘客、政府、平台等各方的责任需要理清楚”。换句话说,灭了顺风车不是个不道德的问题,而是悖逆经济社会滚滚大势;至于顺风车的安全责任,既要明确到各方的承载分量,也不能像个万能筐一样只是抛开平台处理。吃一堑长一智,不是“吃一堑”之后就自戕而亡。

  嘀嗒顺风车事件是个警醒,该担责的不能甩锅、该受罚的不能卸责,这世上也没有犯错不道歉的所谓“真顺风车”。不过,倒也犯不着看谁的笑话,有车可乘、有路可走,让顺风车市场良性运转起来,那些安全有忧、技术寡淡的平台,自然会在乘客用脚投票的选择中被淘汰,而正态健康的顺风车市场秩序,自然亦会因市场的力量而重构起来。总之,嘀嗒出事,责任不能轻描淡写,而顺风车重出江湖,不能因此而停下历史性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