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我与围棋结缘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 韩涛

2.jpg

  第一次知道围棋,是通过一部电影《一盘没下完的棋》认识的。电影由著名演员孙道临主演,以围棋神童吴清源大师为原型,讲述的是上世纪二十年代,送子到日本学棋的事故。吴清源大师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棋手,他的围棋理论直到今天才被人们所认识。这部电影属人物传记,娱乐性少,乏味无趣,看完后并没给我留下太深印象。

  1984年,中日两国电视台携手共同举办围棋擂台赛,旨在推动围棋项目的普及与发展。从第一届起,两国选手竞争就异常激烈,跌宕起伏,悬念不断,最后中方主将聂卫平九段以一己之力,力克日本三员大将,帮助中国队取得了首届擂台赛的冠军。从此,全国上下刮起了聂旋风,掀起了围棋热,围棋因此与当年女排一样,备受国人关注,市井巷尾到处都在谈论围棋。

  1985年,我从托里边防团调到乌鲁木齐的部队工作,在这里发现有人会下围棋。这是我第一次现场观战——好奇心驱使我看了一下午,不过愣是没看明白。

  随后我找到战友虚心请教围棋。战友倒是个热心人,认真给我讲解围棋。什么“围棋盘纵横十九条,共361个交叉点”,什么叫“气”,什么叫“眼”,“两眼为活棋,活棋不是死子,不能从棋盘上将棋子拿走”等等,最后还告诉我围棋以占的地盘大小论胜负。听了一大堆我从未听过的专业术语,我在想:这么大的棋盘先下哪呀?我觉得头都大了。

  围棋有句谚语,金角银边草肚皮。通常先下四个角的星位,或是周边的小目。围棋也是有规律的,不是乱下,有定式可寻的。总之,一开始的我真的是云里雾里的,一脸懵圈。这是我对围棋最初的印象。

  那时没有网络,学习手段不多,方法大多是从书本里学。我到书店买了几本关于围棋的书籍,认真进行了学习,没想到的我倒是很快入了门并学会了。我还买了一本围棋协会主席陈祖德先生的自转《超越自我》,书中内容深深吸引了我:原来围棋包涵这么多人生哲理啊!

  刚学会那阵瘾特别大,每天工作完了都要找人“杀”几盘,否则手痒痒;实在没人了就打谱,或是自己对弈。那时晚上做梦是围棋,家里买的窗帘也是黑白小碎花,看见姑娘穿着黑白点的衣服,都觉得非常好看。有一年战友聚会,曾经在我楼下居住的区队长说:队长,当年你每天晚上下棋,我在楼下听得真真的,后面习惯了,没有围棋啪啪的声音我还睡不着觉呢!

  几十年来,下棋断断续续没有停止,虽然水平不高,仅仅是业余初段,但在对弈中倒也乐在其中。

  围棋通常有三个阶段,布局、中盘和收官。布局阶段:速度要快,方向要准,把控全局,贯彻思路。布局就是围绕自己的棋子快速展开,充分发挥子效,占领制高点,限制对方发展。中盘阶段:拼的是算功,看谁算路深,算路远,算路准。少出错,争先手,形势不利时可寻机开劫,搅乱局面,乱中取胜。收官阶段:先收先手官,再收大官子,棋要尽早定型,避免节外生枝,痛失好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乌鲁木齐有不少的室外棋摊,人民广场、人民电影院、东风电影院(现青年路好家乡处)等等,每天也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自知背了些定式,打了些棋谱,有些水平了,于是周末换上便装,骑车也去这些棋摊练练手,过把瘾。

  下棋猜先,猜对了执黑先行。有的人手伸入棋合里,动作大,上下翻滚,哗哗作响,但真正抓在手里的棋子并不多,是单是双,心中有数。有的人动作很快,进去就出来,抓的是一把子,得数一阵子,之后交换所持棋子。如果自知棋力不行的,可以主动执黑,表示谦虚。

  来棋摊下棋的人互相并不认识,新人往往站在旁边观战,不言语。慧眼的老板知道谁是棋迷,谁是看客。

  “朋友,来一把?”“不不,看看!”“没事,这刚好有个空位,他的棋也不高,来来!”坐下,头一次不收钱。这样生意做成了,你也混个眼熟,方便以后再来。

  下围棋的多少还是受到传统的影响,正襟危坐,点头施礼,言语交流不多。讲究的人喜欢拿个折扇摆弄,下出臭棋了会情不自禁用折扇敲打自己的头。有心机的人戴个墨镜,遮挡面部表情。也有中规中矩,不玩花哨的。下围棋最优雅的动作是,用中指和食指夹住棋子,不急不慢,力道刚好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轻轻落在棋盘上,啪啪的落子声,悦耳动听,不失一种情调,极为享受。偶有一步妙招,让对手陷入长考,而你尽可得意地环顾四周,尽情欣赏别人下棋和周边美景。

  围棋和象棋都在一起,各找各的地,互不影响。象棋围观的人多,讲话支招的也多,从声音就能判断出双方的形势。棋势顺的,声音大,嗓门高,棋子摔得响,在气势上压制对手;嘴里还不停地说“缴了缴了”、“ 臭棋,再来一盘”。而弱的一方也不闲着,见招拆招,以牙还牙,双方输赢都在嘴上,这就是象棋的斗嘴。不过再怎么斗,也不会伤和气。

  围棋就不同了,围观的人嘴唇微动,声音很小,每个人心里都做着计算,想着“是我下棋,这一步该走哪呢?”如果谁走出损招,观棋的人只是相互之间交流,很少给当局者说,这就是看棋的规矩,与象棋不同。围棋的较量全在心里,不在嘴上,运筹帷幄,暗藏飞刀,即便打勺了(失招),表情上也不显露,权当试应手了。

  有一年,为了推广围棋普及,乌鲁木齐围棋协会主席(业余六段)来到人民广场下让子指导棋,一对十,车轮战,我有幸参与了。与高手过招就是不一样,我注重局部,关心死活,而高手放眼全局,把控大局,下到最后虽然一块棋都没死,点目时却发现已输了很多。这就是围棋的魅力,输,可以让你有尊严,有体面。

  围棋在中国古代叫手谈,意为通过下棋交流思想,讨论人生。手谈一词符合中国哲学,中庸之道。棋子没有大小,没有意义,通过相互搭配,巧妙组合而赋予生命。围棋讲究“气合”,要点不能同时占有,有获取必有舍得——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发挥每个子效,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围棋也有一招制敌的手段,那就是手筋。手筋,通常是套路之外的妙招,没有规律可循,一般不易发现,得有相当棋力的人才能在实践中下出。记得有一年,计算机阿尔法狗与韩国棋手李世石九段五番棋赛中,李世石下出神来手筋——世纪之“挖”(围棋术语),计算机立马出现计算错误,很快败下阵来。这也是人类唯一战胜阿尔法狗的名局。

  进入二十一世纪,围棋理念发生了重大变化,一些定式被淘汰,布局不再僵化刻板,全局意识更强,边边角角已不再是争夺的主战场。特别是计算机阿尔法狗战胜人类后,棋盘上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不敢下的,这似乎更适应当代社会的特质。

  现在网络发达了,闲来无事在网络上与人对弈,方便,不受场地限制。网络上下棋互不见面,不受外界干扰,能专致下棋。但也有些人利用掌握的网络知识,改变游戏规则,使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输掉了棋,让人很是懊恼,心说:现在什么事都有套路,一不留神就会中刀。

  下围棋健脑,养性,防止老年痴呆,有益于心身健康。工作累了下几把,可以缓解压力,生活不顺时下几把,可以纾解烦恼,劳累时下几把,可以放松精骨。总之,下围棋是业余生活不错的一种消遣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