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国内统一刊号:CN51—0098     中国•企业家日报

圣农集团董事长傅光明:做企业要有长远眼光

来源:企业家日报 作者:

  我1972年到部队当兵,当了7年,在武装部队又干了4年,之后开始养鸡,养了36年。1983年创业,现在圣农集团年销售额达到100亿元,员工有25000名。

  之所以选择养鸡,跟家里兄弟姐妹多有关系,我家兄弟姐妹十个,我排老二。家里养的鸡舍不得吃,留给母亲生孩子时吃。印象最深的是,母亲总是把鸡肉分给孩子们,自己只喝点汤。养鸡可以解决吃的问题,想法就是这么来的。所以说改革开放40年的进步,现在来看的确是翻天覆地的。

3.jpg

  引进荷兰设备,迎来重大转折点

  整个企业发展过来,创业初期最困难的就是放下架子。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出去拖板车都不好意思,感觉大家都会歧视你。我记得第一次卖鸡的时候,把鸡放到菜市场门口,自己坐在很远的地方,装着看报纸。别人来问,我都不好意思问他买不买。

  那时候最难的就是要放下面子,这是第一。第二,要有非常大的勇气,要敢于担当,敢于吃苦,敢于拼搏。

  一开始也没有什么规划,只是想,如果能够赚到1万元,能够有饭吃,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不要那么艰苦就可以了。因为贷到了2万元,工厂算比较大,不能在县里办个体户营业执照,得到省里申请企业执照,所以我1984年申请到的是福建省001号私营企业执照。

  1992年我从荷兰引进一台进口设备杀鸡,当时在全国是很先进的。当时中国的食品设备非常落后,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去了荷兰。设备引进来后,刚好1994年肯德基进入福建,得知我们有进口设备,肯德基公司特意从香港地区派人来考察。他们带我们去美国培训,看美国杀鸡的技术,让我们了解全世界的养鸡企业信息,把国际思维、现代化思维带进落后而封闭的山区。最重要的是肯德基给了我们订单,一次过来把所有鸡都拿走,到现在还是这样。

  我们学到了很多先进的思维,比如,不以数量为准以质量为准,以产品品牌为准;企业要跟产业集群竞争,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可以说产业链这么完整的,全世界我是第一个。畜牧类、商品类、饲料、屠宰加工、熟食到市场,非常完整,鸡毛、鸡血、鸡骨头等鸡能产出的所有东西都做掉,包括用鸡粪发电。全世界用鸡粪发电只有三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在欧洲,一个是中国,我们是第一个用鸡粪发电的。

  当时花了35万美元引进荷兰的设备,才有了后面一连串的故事。引入设备以后和肯德基合作,但一直满足不了它们的完全需求,因为它们发展得比我们快。当初来中国只有几十家店,现在7000多家,我们跟不上它们的速度,所以一直供不上,到今天也是如此。

  管理好员工情绪能改善效益

  可以说,围绕鸡,圣农集团把所有的文章都做足了。如何保证食品安全?第一,在中国这个社会,在初期还是有一拨人向钱看,为了钱可以丢掉一些东西,丢掉一些品质。我个人认为在这个阶段很多事情必须要自己做,所以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第二,保证食品安全一定要有资金。从开始做到今天,我一直认为企业要以利润为准,没有利润企业是不可行的。举一个简单例子,比如说杀鸡,要在4摄氏度以下杀鸡。这个温度非常难控制,最好的办法就是买现代化设备。进口设备里的水出来就是4摄氏度的,不要加冰,但这个设备一台就要1000万元。

  企业要非常富裕。我们30多年没有欠工人工资,如果欠工人工资,他们就会生气,工人一生气,就会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所以,搞食品的一定要有钱,要管理好员工。

  中国很多企业由于情绪化成本没能控制好,损失不知道有多大。比如说养鸡的温度问题,员工今天高兴就可能控制得好,如果他不高兴,给你搞32摄氏度或者是28摄氏度,鸡生长的速度就会变慢。情绪问题会影响最后的效益。我们初步算了一下,如果情绪化导致工作做不好,一年将损失几亿元人民币。

  企业要做大靠什么,就是靠员工,靠职工。有利润大家都要有,企业有,员工有,社会也有。

  目标是年产10亿只鸡

  农业部文件当中有四句话,第一句是管理智能化,就是大数据和云计算。大数据决定企业发展,决定奖励,决定制度,我必须用这个办法。

  农业实际上不是传统行业,在国际上,农业是高科技行业,任何国家农业如果不实现现代化,这个国家永远不会强,农业现代化以后国家才会昌盛。过去两个人养500只鸡,现在一个人养6万只鸡,都是靠自动化。不用人工去管,人是很舒服的——穿西装打领带去养鸡,神气得很。一个人养500只鸡的时候脸都是黑的,挑饲料等活很辛苦,现在完全不一样。

  我现在坐在办公室里可以看到每一个地方的鸡,一目了然。美国还做不到这个,这方面我们公司应该是全世界最好的。

  第二句话是生产自动化。我们机械化程度还不如美国,比如说抓鸡还没有完全实现自动化,鸡要出栏的时候应该自动抓,不需要人的。再比如说注射疫苗也可以全部自动化,欧洲和美国都在使用胚胎注射,现在我们还在用人工打,一只鸡一只鸡打,还存在员工情绪问题——鸡拿过来就一针,是不是打进去了看不到。如果实现了机械化,就不会有这个问题,全部可以很稳定。

  第三句话就是食品安全体系化。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的用鸡都是从我这里过去的。杭州G20峰会的用鸡、厦门金砖会议也从我这里拿。肉鸡全部是我们自己养的,体系完整,品质有保证。

  第四句话是环保消防标准化,就是达到国家标准。中国人对食品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不是数量就可以解决问题,一定要有质量保证。基于这两个原因,我当时决定花高价买进口设备,也考虑到将来。做企业要看后面5年、10年、20年。比如说,现在做智能化管理,需要投多少钱,光电脑系统就需要几千万元,但从长远看还是会起重大作用。所以说做企业要有长远眼光。

  中国的优质鸡非常缺乏,特别是有完整产业链的。中国大概年产40亿只鸡,有完整产业链的只有8亿—9亿只,其中就有5亿只是我们生产的,其他都是合成鸡。

  我经常讲,中型企业是靠制度管理企业,大型企业是用文化、用精神来管理企业,文化很重要。我们企业文化有八个字:诚信、品质、专业、共享。36年我们就围绕鸡赚钱,到今天为止,我们这个方向是正确的。董事会会议上我讲“三不投资”,离开鸡,谈都不能谈。房地产、挖矿、养甲鱼很赚钱,我从来不做,我就专业养鸡。

  要发展农业项目,其中最大的问题是重资产投资,一个厂都要几千万元,单靠自己赚的钱去投资是永远跟不上国际思路的。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靠资本市场。我们2009年上市,从2001年就开始准备挂牌,资本市场拿到了将近50亿元,有资金才能发展。第二个办法是走兼并收购道路。资本市场做得很大,再进行并购,才能做到今天。现在每年产5亿只左右白羽鸡,我要做到10亿只,这是我一辈子的目标。

  (本文根据傅光明访谈录音整理而成)